量子位 | 嬴彻科技这一年:“姚班”天才加盟、运力模式显现、已有商业化收入

2019.04.17

安妮 发自 长阳创谷


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2018年,曾经的清华“姚班”天才少年漆子超,在硅谷选择加盟一家自动驾驶公司。
同一时间,前Zoox的环境感知高级工程师刘煜,也在硅谷入职了同一家公司。
这家不断在吸收自动驾驶业界大牛的公司,就是刚满一周岁的自动驾驶货运公司嬴彻科技。
嬴彻科技,现在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什么样的契机带来了两位大牛的加入?量子位来到嬴彻科技上海办公区,想来一探究竟。

一周岁,有商业化收入

 

在此前,自动驾驶领域一直被视为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最终落地极其困难的领域。

去年四月成立嬴彻科技,似乎打破了这个固定的认知。成立一年,嬴彻表示目前已开始有商业化收入。

今年1月,与锦鑫物流签下了首张订单,为其提供车辆运营服务。

今年3月,与优速快递共建了一个基于L1和L1.5车辆的运营网络,首条运营线路已经发车,优速快递今年新上线的所有运力100%全部由嬴彻负责。

在相对短暂的成立时间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产生收入,嬴彻在下一盘“按需收费”的棋。一手研究L3及以上的自动驾驶,一手在现可落地的场景上落地累积经验和资本。

嬴彻科技CEO马喆人表示,嬴彻瞄准干线物流货运场景,想做最高安全级别量产的端对端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所谓端到端,即从技术端到运营端的商业闭环。
 

 

 


目前,公司已经签约了10多家物流行业客户,为车队和客户提供按公里付费、按需定制服务的模式。

嬴彻科技将自己的运力解决方案,以整车租赁的方式,为客户提供智能化运力服务。

马喆人表示,在整个业务链条中,自己起到了一个纽带的作用,与整个汽车产业链共享商业利益。嬴彻买车不卖车,与主机厂为合作关系;购买一二级供应商的硬件,双方也为合作关系。此为其营收之道。

马喆人表示,计划2021年底,能够实现车规级L3级车辆的量产。

姚班天才加盟

技术以外,嬴彻在大力招贤纳士。清华“姚班”毕业漆子超,现已成为嬴彻科技规划方面的技术带头人。

这位天才少年,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

2009年,在第21届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IOI)上,漆子超打出了世界第三名、中国第一的成绩,摘得IOI 2009的金牌。 IOI金牌,全国每年仅一枚。现活跃在产业界的搜狗CEO王小川、Pony.ai创始人楼天城、旷视科技CTO唐文斌等都是曾经的IOI金牌得主。
 

 


 

 

就这样,漆子超保送至清华大学,进入姚期智院士创办的“姚班”。这个当年只招了29人的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几乎全是各省高考理科状元和学科竞赛金牌得主。

姚班期间,漆子超斩获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全球总决赛银奖、金奖,进入全球编程界顶级大赛Google编程挑战赛决赛并获得全球第2名。在TopCoder大赛上,漆子超位列中国第二。

“高光时刻”一直伴随漆子超。2015年,为了实现自己的商业实战梦想,他主动提前结束博士学习,以GPA5.0的成绩从MIT硕士毕业,随后任职于Google和Pony.ai。

去年,他来到嬴彻科技硅谷研发中心,任规划技术负责人。和前一份工作相比,在嬴彻的工作有些许不同
 

 


相较于之前任职的Pony.ai专注的乘用车市场,嬴彻定位于城际货运。业务场景改变后,相关算法就不一样了。此外,考虑到货车体型更大、吨位更重,因此从安全的角度来说,对冗余系统的要求上升了好几个等级。

漆子超表示,嬴彻会一开始设计好冗余方案,将标准分解执行,在安全的基础上快速迭代。

安全第一条

另一位新加盟嬴彻的技术人员刘煜,同样为自动驾驶领域的资深玩家。

美国新奥尔良大学毕业后,刘煜在汽车零部件系统供应商德尔福工作,负责ADAS的环境感知工作,参与的产品已融入OEM体系。此后,刘煜在硅谷自动驾驶独角兽企业ZOOX,负责雷达感知和多传感器融合方面的开发工作。
 

 


 

 

来到嬴彻后,刘煜为感知技术负责人。他表示,目前嬴彻的卡车在设计时,还是采用了“老三样”传感器,即摄像头、毫米波雷达和激光雷达。

“老三样”的模式并不好走。众所周知,激光雷达售价高昂,Velodyne的16线激光雷达降价50%后仍售价3999美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左右。

对于嬴彻科技的整车租赁模式,按马喆人规划的围绕中国主要城际物流干线部署至少几万台卡车的规模,激光雷达将则整个租赁车队的成本又增加了上亿元。
当前,市面上也有不采用激光雷达的视觉为主的方案,如英特尔Mobileye也将产品推广到了通用、大众、特斯拉等公司的产品上。相比之下,嬴彻对激光雷达为何“执念”如此深?

面对这样高成本的方案,刘煜表示,和成本相比,安全是嬴彻最先考虑的因素,内置激光雷达相当于多一层安全保障,可以实现传感器的多重冗余和交叉备份,并且可以更大的发挥多传感器融合的潜力,这个投入值得。

他认为,从整个行业的发展来看,硬件的成本也会随着产业的成熟而不断下降。
一是目前激光雷达的生产还属于高成本投入研发阶段,一旦自动驾驶行业进入量产阶段后,大量玩家促进行业发展,激光雷达价格会不断下降。

二是,当前嬴彻处于早期设计阶段,对硬件的性能极度看重。当系统成熟后,将在不牺牲安全等级的情况下做减法优化。 不管怎么说,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难以复制

成立一年来,嬴彻不断吸收人才。

现嬴彻科技CEO马喆人,也是G7的总裁。曾任腾讯集团副总裁,此外,前东风商用车总经理黄刚,前圆通运营副总裁阿玉顺,都已被嬴彻收入囊中。
 

 

嬴彻科技核心团队(部分) | 从左到右依次为:漆子超、黄刚、马喆人、阿玉顺、刘煜

 

自创办之日起,嬴彻科技在领域内就非从零开始,其背后三大股东,除了资金支持外,在业务上也有一定的带动作用。

嬴彻的第一大股东G7为中国领先的物联网科技公司,官方表示目前近100万台车辆的数据在上面流转。去年的“资本寒冬”中,G7逆势而为,获得了一笔3.2亿美元的融资。

G7的主营业务之一为智能挂车,为嬴彻提供客户群、落地场景和车辆车流的数据。

另一股东普洛斯为物流设施提供商,去年年底,与G7曾共同出资组建了资产管理公司,从一定程度上说,这个资产管理公司也为嬴彻提供了资产设备方面的支持。

这样的背景下,嬴彻模式恐难复制。


 

 


 

 

嬴彻科技执行副总裁、整车工程负责人黄刚在汽车行业深耕30年,在商用车全价值链管理和产业整合上经验丰富。加入嬴彻后,黄刚将负责自动驾驶技术与OEM及Tier 1的业务联动,是以前装的方式形成量产的关键一环。

嬴彻科技执行副总裁、运力运营负责人阿玉顺表示,嬴彻的运营模式分为经营性租赁、运力合伙人、大物流场景和大运力网络四个方面。

阿玉顺表示,经营性租赁为按时计费、按公里计费,采购一辆车的价格,在嬴彻能租到3-4台,让客户灵活运用车辆资源。

运力合伙人想改变过去以竞价方式给货主提供服务的计价方式,而用运力解决方案替代,客户无需考虑租赁前中后、金融服务、车保等事宜,为“一条龙式”服务。

此外,阿玉顺不仅关注快递和快运,认为大宗、冷链、危化、3C等这些大物流领域的整个成本管控空间还很大,此为大物流场景。

最理想的场景是,嬴彻的客户与客户之间也能形成大运力的网络协同。举个例子,客户A、B分别是深圳到佛山、佛山到深圳的单边车,若双方都用嬴彻的车,利用效率就提升了一倍。

对于两家企业来讲,所有的成本都砍了一半。